欢迎进入陇南市人大常委会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新闻报道 >> 新闻报道
【建军节】风卷红旗过两当
日期:2018年8月1日 来源:本站编辑 点击:505
 

伟大的军队伟大的党,风卷红旗过两当。今天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1周年纪念日。小编选编了市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研究室主任冉富强同志撰写的散文《风卷红旗过两当》,以此缅怀两当兵变的光荣历史,展现陇南红色文化的光辉印记

去年八一前夕的一个清晨,丽日晴空,清风习习,受机关党总支委派,我带领单位部分党员,怀着满腔敬意,踏上了探访两当兵变遗址的追寻之旅。

陇南两当县,位于陇东南陕甘两省四县交界处,是甘肃的东南门户,是出甘入陕通川的咽喉要道,素有“秦陇之捍蔽、巴蜀之襟喉”的美誉,同时也是历史上著名的茶盐古道。据说由于东至陕西凤县县城、西至甘肃徽县县城的路程相当,所以县名叫两当。这虽然是一个人口不足5万的小县,但设立县制已2300多年,历史悠久,山川秀美,物产丰富,具有独特的区位优势和优越的地理环境,自古以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兵变旧址位于老城区中心地带的老南街,背靠群峰俊秀的西山梁,南邻碧波荡漾的广香河。这其实是一座清中期修建的二进院的民居建筑,檐牙高啄,古朴典雅,当时是张姓大户人家的住所,也是二连官兵的驻地。伫立在旧址院内,目睹与兵变有关的实物和图片,耳畔恍若响起了清脆的枪声,眼前浮现出了“霹雳一声暴动”的壮烈场景。

穿过历史的风烟,我们仿佛置身于85年前那次震惊沉沉大地的兵变……

告别兵变旧址后,我们穿过静静的广香河,来到位于河对面的两当兵变纪念馆。

这里原是兵变部队的集结地,2013年建成了占地42亩、建筑面积4670.5平方米的兵变纪念馆。在纪念馆前的中心广场,矗立着一组七人人物群雕,这是仲勋等参与两当兵变决策和指挥工作的七名青年的群像。这七个人当时平均岁龄23岁,最小的19岁。群雕气势恢宏,神形兼备,展现了老一辈革命家青年时代向往光明、满怀革命热情、播撒革命火种的光辉形象。

纪念馆内设两当兵变事件、红色传承、人物生平三大展厅,分别展现了两当兵变前的国内局势、两当兵变的酝酿发动和重大影响,展现了大力弘扬两当兵变精神、迎接两当解放、建设美丽两当的光辉历程,展现了两当兵变主要领导人的生平事迹。

走进两当兵变纪念馆,首先映入我们眼帘的是一座高大的兵变人物浮雕,它以艺术化的设计、严谨的构图、细腻的手法,逼真地刻画了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习仲勋和他的战友们从兵运到兵变,成立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游击队第五支队的艰难历程。在随后半个多小时的参观中,我们通过一件件实物、书信和照片,深切感受了兵变部队官兵在党的引领下举行兵变的真实场景,感受到了革命先辈坚定的步伐、执着的目光和大无畏的革命英雄主义气概。

“我自愿加入中国共产党,……”我们一行在纪念馆里重温了入党誓词。随着铿锵的宣誓声在大厅里响起,我们仿佛穿越时空,走进了那峥嵘的岁月,看到了一群热血青年,为了国家和民族的前途命运而拼命抗争、奋斗……

1927年,国民党蒋介石集团和汪精卫集团先后在上海和武汉发动了“四一二”“七一五”反革命政变,大革命失败,白色恐怖遍布中国南北。为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屠杀政策,挽救中国革命,中国共产党于81日领导和发动了南昌起义,打响了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开始了独立领导武装革命、建立革命武装和根据地的斗争。9月,毛泽东在湘赣边界组织发动了秋收起义,随后率部转战井冈山,创建了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第一个农村革命根据地——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引导中国革命走上了一条以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正确道路。

大革命失败后,国民党新旧军阀为了各自利益,不顾群众死活,战乱不断,给全国人民带来了深重灾难。两当人民也深受其害,“烧的转转火,吃的洋芋果,松明当灯照,庵中住到老。”这首民谣生动地反映了当年两当人民艰难困苦的生活情景。“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深重的苦难激起了当地人民强烈的反抗和斗争意识。

两当兵变前,党领导下的西北地区的革命斗争如火如荼。19279月,中共陕西省委在西安秘密召开扩大会议,强调党要到农村去,到军队中去,用各种方式组织农民,必要时亦可上山,积极准备发动武装起义。随后,党在陕西先后领导和发动了清涧起义等一系列武装起义,把西北地区的革命武装斗争推向了新高潮。

1927年起,陕西连续几年大旱,加上军阀连年战祸,灾民遍地,怨声四起。1930年初,年仅16岁的共产党员习仲勋受党组织委派,与郭明效一起到陕西长武县西北民军第一师第二支队王德修部秘密开展兵运工作。

习仲勋到王德修部之后,立即与共产党员李秉荣、李特生等人在长武县西门外的药王洞秘密召开了第一次党员会议,成立了党小组,并决定以该营二连为中心,在全营秘密发展党员,开展兵运工作。年少的习仲勋有着过人的组织天赋,他的到来,使这个部队的思想面貌发生了深刻变化,党员发展速度也非常快。兵变前夕的两年多时间里,习仲勋等在部队中发展排级共产党员干部6人,班长、副班长10余人,以及各连的特务长,共30余人,其他一些国民党军官,在习仲勋等人的影响下,也大多成为革命的同情者。同时在该营秘密建立了党的组织,营上建立了党委。因此,这支部队当时已基本掌握在了习仲勋等领导的共产党人的手中。

习仲勋多次随队换防,先后由长武移驻彬县,又到凤翔、凤县,辗转千余里。每到一地,习仲勋都真诚结交当地进步人士,传播革命思想,争取革命力量,发展共产党员。

在酝酿兵变的过程中,习仲勋十分注重部队的军风军纪,以各种方法教育官兵,提高思想觉悟,维护群众利益,因而得到了百姓的拥护。在凤县流传着习仲勋智斗陕西军阀顾鼎新,使当地百姓免遭一场灾难的革命故事。

19323月底,陕西警备第三旅第二团团长曹润华下达部队换防命令,把一营由陕西凤县换防到甘肃徽县。该营士兵大多是关中平原人,不愿到偏远山区和远离家乡的外省地方去,一听换防,抵触情绪很大。营党委认为这是发动兵变的极好机会,便派营部文书、共产党员刘书林到中共陕西省委请示兵变计划,得到省委同意,并派省委军委秘书刘林圃为特派员,指导兵变。

41日傍晚,部队离开凤县到达甘肃两当县城,分别驻扎在县城的大户人家里。当日晚,习仲勋在北城门外一家车马店,主持召开了营党委扩大会议,制定了兵变部署。

42日零时,一声清脆的枪响划破了两当城宁静的夜空,兵变战斗开始了。按照部署,先后处决了一连连长韩生信、二连连长唐福亭、三连连长张遇时。但枪声惊动了机枪连。吕剑人指挥部队与机枪连展开了激烈战斗。此时,高瑞岳率领士兵直奔营部,准备解决营长王德修。王德修听见枪声已越墙而逃。为避免部队伤亡,习仲勋、刘林圃等紧急商议,决定连夜撤出战斗。参加兵变的200多名官兵,在北城门外的窑沟渠集结。刘林圃进行简短动员后,与习仲勋、许天杰等立即带领部队连夜沿着广香河,一路北去。两当兵变取得胜利。

午饭后,我们沿着广香河逆流而上,去30多公里外的太阳寺叩访兵变部队的改编地。中巴车在新修的水泥公路上快速行驶,大片的森林扑面而来,除“红色”之外,“绿色”是这个小县城的又一张名片,全县林木绿化率高达83%,位居全省第一、全国前列。80多年前的广香河也是这样美丽,只是沿河没有通行的大路,只有时断时续的小毛路。

兵变当日,部队沿着广香河涉水北上,经过大半天的艰难跋涉,于当天中午到达两当县最北边的太阳寺。营党委在这里召开了整编大会,决定将部队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游击队第五支队,习仲勋任支队书记,许天杰任支队长,刘林圃任政委,重新任命了各连长、排长。19岁的习仲勋站在大碾盘上,庄严宣告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游击队第五支队的成立,改编后的第五支队精神振奋,士气高涨,战旗飘扬。

我们徜徉在太阳寺红军街旧址,虔诚地围拢在茂枝叶参天的大槐树遮盖下的大碾盘旁。当年的槐树和碾盘作为历史的见证者,已默默地经受了85年的风雨沧桑,但槐树依然茂盛挺拔,碾盘依然坚如磐石,一如兵变部队钢铁般的意志,一如这方土地的古道热肠。在静静的沉思中,我仿佛看到了年轻的战士眼眸中闪现的坚定信念和蓬勃朝气,仿佛看到了当地群众用土酒为伤员消毒、为战士壮行的感人场景……

改编后的部队当时由太阳寺前川的吊脚楼出发,一路北上。在习仲勋、刘林圃、许天杰等的指挥下,部队官兵英勇征战千余里,与国民党军、国民党地方民团和土匪武装进行了多次战斗,于当年秋在陕北与刘志丹、谢子长胜利会合。1933年,习仲勋率部到达照金,与刘志丹共同创建了以薛家寨为中心的照金革命根据地,并在随后的革命征程中为陕甘宁革命根据地的建立、巩固和发展建立了彪炳史册的功勋。

在两当兵变的促动下,革命火种播撒陇原,党的地下组织在当地蓬勃发展,甘肃大地兵变怒潮风起云涌,相继发动了十余次兵变,极大地震撼了国民党军阵营,壮大了人民的军队。

伫立在太阳寺吊脚楼前,遥望着陕北方向的晴空白云,我们不由涌起了对兵变部队的无限敬意和对这方红色土地的深深眷恋,久久不愿离去。

日头西斜后,中巴车顺着广香河原路返回。伴着沙沙的车轮声,我们依然沉浸在兵变的艰难险阻和丰功伟绩中,眼前飘动着第五支队鲜艳的红色军旗……

两当兵变如同惊天霹雳,打响了甘肃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统治的第一枪,宣告了甘肃第一支红军队伍的诞生,在西北革命史乃至中国革命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习仲勋等老一辈革命家在两当兵变中所展现出来的对党无限忠诚的坚定信念、无私无畏的献身精神、实事求是的工作作风和密切联系群众的工作方法,是我们党宝贵的精神财富,是人民军队的“传家宝”,值得我们永远继承并不断发扬光大。

弹指一挥间,85年过去了。在兵变精神的引领下,两当人民走过了迎接解放、社会主义改造、改革开放的光辉历程,正在全力实现同步小康,全面建设美丽家园,向着民族复兴的中国梦而勇往直前。时隔半个世纪后,参加兵变的吕剑人老人重返两当,看到两当城乡面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后,发出了由衷的感叹:天变地变万象变,两当全貌非昔年!

临近傍晚,中巴车进入县城,开始以20码的时速缓慢前行。

“红色两当,绿色家园”的八个巨型大字的霓虹宣传牌,镶嵌在东山梁苍翠的底色之上,显得十分醒目,再加上广香河两岸五彩缤纷的灯光,将这个西北小城装点得格外迷人。近年来,这座小城已经拥有了全国文明县城、全国绿色名县、全国优质核桃基地县、全国体育先进县、中国休闲农业与乡村旅游示范县、中国深呼吸小城一百佳等10张国家级名片,最近又在创建国际“慢城”(据悉全国获此殊荣的城市仅6个)。而城区主街道机动车限速20码,正是国际“慢城”的硬性指标之一。

晚饭后,广香河两岸华灯初上,沿着河边宽阔的人行道缓步而行,犹如在一个静谧、温馨、多彩的童话世界里漫步,心中一边感受着绿色家园里浓浓的红色文化,一边体会着“慢城”的味道,思辨着快和慢的关系。

“别走的太快,等一等灵魂!”这是说慢的好处,慢的必要。是啊,在前进的道路上,有时需要健步如飞,比如在搞革命、抓发展时就需要兵变部队的疾如迅雷、快如闪电的革命作风;但有时也需要适当慢下来,调整一下行进方式,统一一下行进步调,比如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后,发展速度适当调慢了,但发展的步履更稳了,发展的质量更高了,同时也能等一等落后于物质文明的精神和灵魂,使发展更加协调、更加全面、更加具有可持续性。我们在紧张的工作之余,在两当革命圣地放慢节奏,放松身心,静心接受革命传统教育和洗礼,就是为了更快更好地负重前行。

兵变硝烟散尽,兵变精神永存!生活在今天的人们,应当永远铭记革命前辈的丰功伟绩,大力弘扬兵变精神,续写革命新辉煌,让迎风飘扬的红色军旗在实现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的征程中更加鲜艳夺目。

 

 

 

监制:张峰   供稿:冉富强

编辑:蒲婷   校审:李新民